江通猜老板吴秋发:泰国泰拳已死,新的希望在中国!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1-01 22:38

  泰国拳界在泰国社会是一种很特别的存在。

  上世纪初,泰拳作为王室在军队中推广的重要项目,由军队运作在民间推广,以求在体育方面增强国民素质,同时与西方接轨。

  后来,这个目的实现了一半。

  泰国穷人家的小孩通过泰拳,有了一条上升通道,成功的风光无限,变成全民偶像,再普通的也至少有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

  而泰拳比赛,成为了泰国旅游和文化的一张名片,吸引世界各地的游客和爱好者前来观摩学习。

  这期间,伦批尼和迦南隆两大拳场的功劳最大。

图|伦批尼拳场比赛

  在泰国,拳赛行业的操盘与其他行业一样,基本都是由泰国华侨来运作的,泰国华人在泰国经济中所占的一直是主导地位。

  泰拳作为一种体育经济,自然也离不开华人的运作,而通过泰拳成功的华侨商人,身份又非常特殊,是一种介乎江湖大佬和商人的身份。

  这种身份在如今的大陆是不可能有了,但在港台地区依然存在,所以他们成为了许多电影导演钟爱的取材。

  今天我们给大家介绍的,就是这样一位大佬,曼谷迦南隆拳场推广人,著名泰拳王蓝桑坤、江通猜的老板——泰籍华人吴秋发先生,以及他身后的故事。

/吴秋发专访 时长05′13/

“花花公子”吴秋发:从经营赌场起家

  脾气大,嗓门大,能说些中文,泰国选手见到他都恭恭敬敬的打招呼,即使播求也是如此,这是许多人对吴先生的印象。

  当年蓝桑坤输了比赛,作为老板的他认为判罚不服,躺在擂台上不肯起来,赖着不走,让拳迷们记忆犹新。

  擂台边上经常捶着擂台大喊大叫,中气十足,也是他的一个标志。

  总之,一点都看不出这是一个已经74岁的老头,精气神旺盛,耳聪目明,依稀看得出他年轻时候几分叱咤风云的神采。

  之前只是听不少泰国拳手说起吴先生以前就是拳界大佬,甚至在曼谷的江湖上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具体情况不是很了解,接触过很多次也是说比赛和选手的事情,很少真正去聊一下他的过去和泰国拳界的发展历程。

  这次有机会坐下来深谈,吴先生和我们分享了他这一辈子从事泰拳事业的点点滴滴。

图|吴秋发

  “我父母都是中国人,出生在汕头,后来来到泰国,我是在泰国出生的”,吴先生一开始就给我们强调这一点,并且用纸和笔写下了繁体的“吴秋发”三个字,说这是他唯一会写的中国字,也是自己的名字。

  现年74岁的吴秋发,1943年出生在泰国曼谷,父母都是从汕头过来打拼的商人,那个年代的泰国,只要勤劳肯干,发财的华人不在少数,吴先生的父母就是其中之一,所以吴先生小时候可以算是家境殷实。

  和父辈不同,吴秋发走的完全是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用他的话说是“身在武林”。

  “我以前就是个花花公子,非常爱玩,最早的生意就是经营赌场”,他大大方方地说道。

图|泰国赌场

  在泰国,泰拳和博彩的关系可谓是相生相克。

  从泰国古代开始,赌场就一直由华人经营,虽然进入现代社会以后官方严厉禁止赌博,但是泰拳作为博彩项目被特殊对待,保存了在拳场的封闭环境下注的方式(露天场合禁止),久经赌阵的吴秋发当然也知晓泰拳博彩的门道和关系。

  本来是喜欢玩乐的人,对于泰拳这种热血刺激的对抗项目,任何一代年轻人都喜欢,更何况是江湖人,“古惑仔”里面,洪兴的大佬蒋天生喜欢看泰拳,太子、大头等都是泰拳高手,而真实的泰国江湖里更是如此。

  吴秋发在最意气风发的时候高调的进入了泰国拳界,从一个赌场老板变成了拳场推广人和拳馆老板。“我从事泰拳到今天已经快40年了。1976年,当年我可谓是高调入行,带我入行的朋友是????? ??????(焦·他尼功Klaew Thanikul),当时泰国拳界的教父。”吴先生说到这里的时候依然有种傲气。

吴秋发的引路人:“泰拳界教父”焦·他尼功

  从他的介绍里,带出的是一个改变了泰国泰拳发展格局的历史性人物,也是一个充满传奇的人物,一个真正的大佬。

  可以说,直到今天,你在泰国和泰拳相关的人聊天,提起这个人的名字都是无人不晓,聊起这个人的时候都会带着崇敬和惋惜,甚至不看拳赛的人提起他,也有几分敬佩。

  这个人就是吴秋发口中的“焦·他尼功”

  维基百科对他的泰文介绍里,写着两个他生前的外号——“大都会教父”和“1号教父”,这个称号可以说是泰国江湖里唯一一个,之后随着时代变迁,也没人敢叫了,“焦·他尼功”就是属于那个时代的一个符号

  一些泰国老华侨商人管他叫“The Last Mafia Thailand!”

  “他是个大佬,但他是个好人。”这是外界对于他最多的评价。

  据说他死的那天,泰国所有的拳手都伤心流泪,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甚至在今天,你问那些年轻一辈的拳手,对于他的评价都是惋惜加敬佩,惋惜他去世,敬佩他对泰拳做出的贡献。

图|焦·他尼功与拳手

  焦·他尼功,1934年4月10日出生在曼谷郊区夜功府的一个华裔家庭,原本是双胞胎的他,因为哥哥早年夭折,父母给他取名Klaew(意为躲避危险),希望他能躲开一切危险,顺利成长,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名字给他带来了无尽的名声,也带来了最终的噩运……

  焦先生第一次来曼谷就和泰拳结下了缘分,当时跟着姐姐第一次去曼谷见识大城市的风光,就顺便去看了泰拳,认识了当时的一位拳手,并从此开启了他以泰拳为荣耀传奇的一生,只不过他的角度不是拳手,而是一个泰拳推广人。

  之前说到,泰拳和博彩的关系是相生相克的,没有博彩,泰拳不会有如此频繁的比赛频率,而没有泰拳,博彩业就失去了一个绝佳的固定投注项目。

  在泰国那个特殊的环境下,博彩业的存在,对于泰拳的长期生存是有很大帮助的,但两者纠缠过久,就会严重干涉到泰拳比赛的公平公正。

  一个技术水平好的拳手,想打假拳其实很容易,除了擂台上的裁判,教练和推广人,以及少数资深拳迷以外,很多看热闹的拳迷根本看不出来。

  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条黑色产业链——裁判,推广人,教练乃至电视媒体都会有人参与进来,操作比赛结果,重大冠军争夺战上,给对方拳手饮料里下泻药等等手段屡见不鲜,至今都还有拳手中招。

  但自从焦先生进入拳界后,这种情况改变了。

焦·他尼功:肃拳赛之风,助拳技发展

  “焦·他尼功可以说是泰国江湖和武林里面最响的一个名号了,自从他做泰拳以后,赌博干涉拳赛公平这件事情就变得非常非常困难。”吴秋发缓缓道来。

  焦先生最先是在曼谷成立了自己的他尼功拳馆,由于为人仗义,公平,所以一直以来喜欢他的人很多,人缘很好,跟在他身边讨生活的人也越来越多,加上拳手们大都是底层出来的人,也都支持他,所以在曼谷的江湖上,几乎是呼风唤雨。

  “当时焦先生喜欢穿着一双拖鞋出门,腰上跨着一个大腰包,里面都装着泰铢,都是一百一百的,走起路来笑嘻嘻的,看见穷人或者乞丐就上去一人发一点,看见美女也发,但你要是个年轻的男的,他是不会给你的,哈哈。”一位华侨老商人曾经给我这样说到。

  当时焦先生的拳馆有不少实力强劲的选手,但是他并不会因为自己在曼谷的势力就偏袒他们,比赛输赢全凭实力,由他带头,拳赛公平的风气就慢慢开始传开。

  此外他还有一个贡献,那就是促成了泰国职业拳馆之间拳手自由买卖转会的权力。

  要知道,在他之前的泰国拳界,拳手只是给老板打工的工具,不光要干到退役打不动为止,你从进入拳馆开始跟的是谁,在谁的手下出的名,那么到你运动生涯结束那天为止,你都必须在这个拳馆。

  这样做虽然义气,但也因此埋没了很多优秀的拳手。

  因为每个拳馆技术体系不一样,很多拳手欠缺的技术,也许正是其他拳馆所具备的,但却因为“行规”而不能去学习,乃至最后技术停滞不前,最终导致泰拳技术整体的停滞。

  焦先生当年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带头让拳手们在合理的价格内自由转会,一方面有实力的拳馆可以继续壮大,另一方面也增加了泰拳馆之间的互动,而拳手本身也因此能更加努力,因为越出名转会费越高,受益的是拳手本身。

  所以那个时期的拳手,对焦先生一直心存感激。

  1976年,吴秋发创立的CHUWANTANA拳馆到今天诞生了蓝桑坤、江通猜等名将,而吴先生也是泰国第一个开始购进大级别选手征战海外路线的人,这一切都离不开焦先生的帮助和指点。

  “你们知道吗?如今伦批尼拳场的颂猜先生,当年也是焦先生一手推起来的,可以说他一个人就促成了伦批尼、迦南隆两大拳场的壮大。”吴先生说道。

  但有句老话说得好,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因树大招风,焦先生的做法在拳手们都支持叫好的同时,也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

  当年的他,身兼泰国泰拳协会会长、泰国拳击协会会长、泰国业余拳击协会会长三个在拳界响当当的实权头衔,至今都没有人能达到这个地位。一心在拳界禁赌的他,也在伦批尼和迦南隆拳场遭遇多次暗杀,每次都像他的名字带给他的含义那样,顺利躲开,化险为夷。

焦·他尼功之死:泰拳鼎盛时代终结

  “当时如果有裁判被发觉赛前受贿而干预比赛节奏,焦先生就会在比赛当时把裁判叫到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询问,‘你有没有收钱?!说!’裁判如果扛不住认了,当场就会被大声呵斥,‘给我滚!’,然后离开拳场,并且从此不能再在泰拳比赛里面担任裁判。”吴先生说道。

  由于焦先生的铁腕禁赌,加上刺激拳馆之间的良性竞争,泰拳迎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沙玛、省过等泰拳80年代“黄金一代”都是那时候成长起来的选手,包括拳击界的考塞·加克拉西,也得益于那个时期良好的赛事环境。

  没有了赌博干预赛事,只能外围博彩,拳手们可以更专心的训练比赛,凭实力说话,而越来越精彩的较量也让赞助商和广告增多,电视直播增多。

  80年代的泰拳,应该说是最好的泰拳,但这一切也因为焦先生的死,划下了句号。

图|最后一次暗杀

  1991年4月5日,离焦先生57岁生日只有5天,他开着皮卡车,在从曼谷回自己老家夜功府的路上,当开到曼谷西北部临近佛统府的时候,遭遇了有生以来最猛烈也是最后一次暗杀袭击。

  这一次,凶手使用的武器就不仅仅是手枪这么简单了。

  据最后警方的调查报告显示,至少有M16、AK等作战步枪参与了袭击,现场发现了大量M74步枪子弹头。

  Klaew名字的美好寓意,这一次并没有为焦先生躲过这种作战级别的火力。他倒在了血泊中,身旁还躺着他最忠心的小弟。

焦·他尼功之死:至今没有找到凶手

  焦先生遇刺的消息传开,一时占据当时泰国各大新闻头条,拳手们陷入巨大的悲伤之中,因为在他们看来,一个能替他们的利益做主,并且真正热爱泰拳运动的大佬走了。

  有人说,焦先生的死是因为触动了很多人的利益,也有人说,他后来找了一个败家的女人,是这个女人害死了他。

  但自他之后,泰国拳界改变了很多,泰拳也改变了很多,他的故事被拍成电影,而泰拳也越来越多的被世界各地的格斗爱好者知晓、学习,落地生根在世界各地。

泰拳,新的机遇在中国

  “现在泰国的泰拳,在我看来,只剩下赌博了。”在与吴先生的交谈中,他不止一次这样说道。

  作为焦先生的好友,吴先生也算泰拳项目发展的见证人之一,也许是因为焦先生死后泰国拳界又开始恢复了之前的一些陋习,除了做好迦南隆拳场的赛事推广以外,他开始寻求海外的市场。

  20多年前,香港有个老牌动作明星黄家达,他联系到吴先生,让吴先生带拳手到香港和大陆比赛,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吴先生带着泰拳手回到自己的故乡,去一点一点的推广泰拳。

  “那时我作为迦南隆拳场的推广人,在业内不输任何人,颂猜是在伦批尼拳场,我也能和他竞争,我年轻的时候还是很有战斗力的,但现在比不过颂猜先生了,因为他的能量比我大,他有电视媒体等资源平台,而我在5、6年前就没有用电视资源了,拳赛也在减少。我承认年纪大了要慢慢退下去,但我依然在战斗!”吴先生边说边做出一个握拳加油的动作,宣誓着自己并未认输。

  作为业内资格最老、年级最大的一个推广人,吴先生对中国市场的发展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的搏击发展非常迅速,但对于泰拳项目来说,还是开展得不够。

  “中国选手普遍还是害怕肘法,不经历过是不能真正适应的”,所以他建议多开放用肘和缠抱的比赛,这样中国选手的成长才会更快,更强。

  “中国有巨大的人口基数,整体上潜力比泰国大很多,一旦开发出来,中国诞生的世界级拳手会越来越多,最终整个项目都能壮大。

  已过古稀之年的吴先生,依然热爱着泰拳。从事了一辈子的泰拳,见证了太多的传奇和故事,依然奋斗在第一线的他,本身就是一个活着的传奇……

  作者手记:

  我听已故的泰拳宗师“旋风腿”亚批勒说起过,“自从沙玛那一代拳手之后,我很少去看泰拳比赛了,那都不像真正的泰拳了。”而沙玛宗师也有类似的说法。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对于那个逝去的时代,集体发出的怀念和感慨。

  我理解的是,拥有半个多世纪历史的两大拳场拥有太多的故事,多少拳王流过太多的血汗。有游荡在拳场已经痴呆的老年冠军,也有忐忑不安即将上场的小拳手。

  那些衣着简朴而略显邋遢的拳手亲戚,在台下一脸焦急的看着台上的选手比赛,他们很多是第一次有机会来到首都曼谷。

  而他们之外,除了疯狂的赌徒在疯狂的下注,更有坐在前排看着整场比赛进程的推广人。

  这些画面都在告诉我们,泰拳这个运动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泰拳能走到今天,有太多我们值得参考的东西,也有太多的人和事值得回味。

  希望这个项目,能在我们国家良性健康的发展下去。

  『搏击周评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更多热辣内容请关注@搏击周评,搏击其实很酷哦~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