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赊账1300万买回200多件古董 后被鉴定全为赝品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6 04:07

近日,黄健国和妻子李凤拿到了佛山中院的终审判决书,终审维持原判。这场南海男子赊账1300万元买来200多件假古董的离奇案件,在两级法院经历了23个月的审理后,终告一段落。

一名年收入10多万的普通打工者,为什么敢赊下巨款来投资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古玩市场?

“你哪里还有钱还”

从2016年1月16日收到起诉状,至2017年6月16日拿到一审判决书,再到近日拿到佛山中院二审判决书,整整23个月里,对黄健国和李凤都是一种煎熬。“万一法院全部支持对方的请求,1300万元,我们这辈子也就完了。”

根据法院的终审判决,黄健国夫妻要支付给梁某容852500元,同时对方返还10万元。也就是说,在这场官司中,他们要支付的执行款项为75万余元。

黄健国的性格内向、不善言语,所有联系律师、出庭应诉的事情,都由妻子李凤来操持。“不甘心。”这是李凤在见记者当晚,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而在一旁的黄健国则一直沉默,只偶尔低声叹息一二。

“虽然不甘心,但这样的判决结果起码能让我们‘从头再来’,自己也可以慢慢还。”黄健国的这一表态遭到了妻子李凤的强势“回应”:“你怎么还,你哪里还有钱还?”黄健国马上又低下了头。

在李凤眼里,他们损失的远远不止这75万元,之前黄健国把自己全副家当再外借了其亲人一部分钱,凑齐了61.5万元买“古董”,这些钱法院并没有判决对方退回。后来事情发生后,他又企图“找关系”解决事件,还被一名老朋友骗了100万元。“整件事情中,我们损失了200多万元,还没有包括律师费。”李凤仍希望通过申诉来挽回一些损失。

夫妻子女“非典型”分居

黄健国是一家企业的老员工,事情发生后,由于精神恍惚,单位允许他休整了近半年的时间。去年,他在妻子位于罗村的店铺里滚下了楼梯,右手手腕粉碎性骨折,至今仍有后遗症。

李凤去年年初还一度患上抑郁症,在佛山市第三人民医院住院一个多月,至今仍在服用抗抑郁药物。现在,她每天风雨不改地去游泳,因为医生告诉她,要找一样爱好分散注意力,才能减缓病情。“只有把头埋在水里的那一刻,我才觉得自己可以什么事都不想。”李凤说。

黄健国知道妻子住院后,曾到医院探望,没想到李凤当场失控尖叫,黄健国只好失魂落魄地逃离了医院。李凤说,有一段时间,她一直被丈夫为什么敢花1300万元去买古董这个问题困扰,以致她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忽然变得很陌生和可怕,这也是她当时失控的原因。

李凤之所以在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丝毫未发觉自己丈夫购买了如此之多的“古董”,是因为她一直与丈夫“分居”。2011年,李凤认为儿子与黄健国相处不来,于是便让黄健国一个人住在位于桂城的房子,而她和儿子住在罗村。一家人只有周末女儿从学校回来的时候才会团聚。

2016年1月23日晚上,孩子到爸爸的住处找衣服,看到满屋子的“古董”,李凤才知道了黄健国的“秘密”。三天后,他们就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你赚不到钱,有什么用”

黄健国家中有三兄弟,他排行第二,是最“听话”的一个。不过,黄健国从小就很少说话。他没什么朋友,早上6点起床,下班准时回家,10点半准时睡觉,连手机都几乎不玩。他说,潘某主动给他“普及”古董知识,还说要收他为徒时,他就对潘某深信不疑。后来,有些他买的“古董”甚至连包装都没有拆开过。

黄健国大专毕业后到了一个企业上班,不过20多年都没有晋升。李凤的人生却是另一个轨迹,她1985年高二没读完便辍学打工,经过几十年的打拼,曾经拥有三家小公司,后来觉得力不从心,将其中两家公司结业。即便如此,剩下的轮胎公司仍旧经营得有声有色。

李凤隐约觉得,妻强夫弱的情况,可能会引来黄健国单位同事的闲言碎语。“曾有朋友问我,是不是我太强势,让他想着赚快钱?”

此猜想在黄健国的口中似乎得到了印证。“她做生意,我只是打工的,家里所有事情都由她决定。”他最记得潘某给他说过一句话是:“你老婆有钱,你赚不到钱,有什么用?”

玩古董大忌:一曰太自信一曰太轻信

像黄健国这样投资古董失败的人,有没有一些共同点?记者采访了广东省中国文物鉴藏家协会副会长钟锦恩。

“不要说一千多万元,一些企业的老板深陷这个行当,买了数亿元假古董的都不在少数。”钟锦恩表示,投资古董失败的人实在太多。

“没有准备好,就千万别轻易进入这个行当。”钟锦恩表示,投资古董失败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贪心、自信心膨胀。“他们会看书,也有一定的文化水平,自认为具备了一定的鉴宝能力了。有些人甚至在起初还尝到一些甜头,但是他们一旦全身心投入,往往会倾家荡产。”

对于黄健国所称带他入门的“专家”,钟锦恩强调,现在“伪专家”太多了,他们可能是从文博单位走出来的,理论水平高但其实鉴宝能力一般,也可能是自己长年接触收藏的,但学习到的“真本事”却少之又少。“反正买错了古玩,输的是买家,对这些‘专家’一点影响都没有,他们说的话根本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古玩市场能买到真品的概率有多少?钟锦恩给了一个数:“95%都是假货,剩下5%也基本是普通货。”他说,真正的“好货”都会放在拍卖公司,因为只有通过拍卖才最能检验货品的真伪。一些大的收藏家有自己的门路,他们根本不用将自己的收藏放在古玩市场上卖。

“古玩市场里就算真的有好东西,那都是经营者买来作为店里的‘镇店之宝’,从拍卖会上拍的,你要是想买,那肯定比拍卖价高20%左右。”钟锦恩说。

“知识、心态和经济能力。”钟锦恩最后总结要进入古董圈所必须具备的三个条件。在经济能力方面,钟锦恩认为:必须有一定的资金作支撑,要一件一件地买,千万不能超过自己的购买能力,并且保证要有一定的容错空间。

事件回顾:

1300万买回200多件假古董

2014年底,黄健国经朋友潘某的介绍,试水投资古玩。他结识了南海紫金城古玩街的“聚宝堂”店主梁某容,长期在该古玩店购买“古董”。从2014年11月25日开始,黄健国就开启了“疯狂采购”模式,以现金61.5万元以及赊账1300.5万元的方式,购买了大大小小200多件据称从夏商周一直到清朝的各式“古董”。这些“古董”既没有相关证书认定,也没有发票,只有梁某容在黄健国每次购买时出具的收据,收据上也大多不列明物品单价,只是“随意”地列个总价。黄健国称,这些“古董”后来全数被鉴定为赝品。

去年1月26日,黄健国收到了来自南海法院的传票,“聚宝堂”的负责人梁某容将黄健国及其妻子李凤、女儿告上法庭,要求他们支付1300.5万元货款以及同期利息29800多元。收到起诉状后,黄健国夫妻也随即提起反诉,认为对方涉嫌欺诈,要求对方返还61.5万元并全数退回这些“古董”。

南海法院认为“难以确信涉案货品存在属于古董的可能性”。不过法院同时认为,目前尚无明显证据证明梁某容存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行为。

今年7月,南海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宣判,撤销梁某容、黄健国之间买卖瓷器、青铜器的买卖合同;黄健国返还瓷器、青铜器给梁某容,并支付852500元给梁某容,李凤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作为反诉被告,梁某容应返还黄健国已支付货款中的10万元。一审判决后,双方均不服并提出上诉。

佛山中院在不久前驳回了双方的上诉,维持原判。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