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跌停H股蒸发四成 57天后中兴通讯复牌市值谁来托?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12 16:30

A股跌停H股蒸发四成 57天后中兴通讯复牌市值谁来托?

2018-06-13 15:16来源:投资时报融资/沪深/公司

原标题:A股跌停H股蒸发四成 57天后中兴通讯复牌市值谁来托?

两次高额罚款相当于该公司上市21年来净利润总额的64%,2017年这家经营活动现金流净值为72.2亿元的企业,正面临巨大的资金缺口,而新管理层当前主要任务只是恢复生产

《投资时报》实习记者 冯锦浩

尽管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但对于中兴通讯(000063.SZ)来说,最难捱的时间或许即将过去。

“休克”整整57天的中兴通讯6月12日晚间公告称,公司及全资子公司中兴康讯已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达成新的和解协议,公司A股与H股于今日即6月13日复牌。

今日甫一开盘,中兴通讯A股不出所料下探至28.18元/股跌停板,封单金额超过180亿元。而H股(0763.HK)开盘则下跌37.5%并且继续走低,截至发稿前已下跌40.16%。目前中兴通讯A股及H股分别录得1181.49亿元人民币和642.32亿港元的总市值。

资金压力大

按照中兴通讯与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此次达成的最新和解协议,前者将总共支付14亿美元(约合84.6亿元人民币)的民事罚款。其中,10亿美元在BIS今年6月8日签发命令后60日内支付,另外4亿美元作为暂缓罚款保证金于90日内支付至美国银行托管账户,以此换来BIS停止其于今年4月15日激活的拒绝令,并将中兴通讯从《禁止出口人员清单》中移出。

至此,中兴通讯累计已向美方支付22.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6.56亿元)的罚款,这一额度相当于中兴通讯自上市以来21年净利润总额的64%。

2017年中兴通讯年报显示,该公司当财务年度营业收入为1088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45.7亿元人民币,经营成本约750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值为72.2亿元。即使以此次14亿美元的罚款缴纳额计算,中兴通讯的现金流也已岌岌可危。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4月中旬以来为了不造成大规模人员流失,中兴通讯仍在为其7万余名员工发放工资。相关人士估计,这项支出约在20亿到40亿元人民币。如果2017财务年度结束后,中兴通讯仍没有获得新的现金流补充,其财务压力可想而知。

自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激活对中兴通讯的限制令后,中兴通讯就开始逐步停产。此间,中兴通讯始终与美方保持沟通并寻求解决方案。

虽然目前其已与美国BIS达成和解可以恢复生产,但后期从停工到复产公司还将面对停滞后再启动的高昂成本。原有的现金流即便解决了罚款的问题,以中兴通讯的业务体量若没有相应规模的现金流支持其生产也很难正常进行。在巨大资金压力面前如何引入新的“活水”,是中兴通讯管理层首要解决的难题。

换血之后还需外援?

对于中兴通讯来说,缴纳罚款只是与BIS和解中“工作量”极小的一部分。接下来,该公司需要面对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管理层大换血,这将对中兴通讯未来走向产生深远影响。

在新和解协议中,自2018年6月8日起BIS将做出为期十年新的拒绝令监察期,中兴在后面30日内要更换全部董事会成员与现任高级副总裁及以上所有的高层领导,还包括任何参与、监督2017年3月签发的建议指控或拒绝令所涉行为的职员解除合同,并禁止公司或关联企业再聘用相关人员。

在紧迫的时间面前,中兴已经成立了新和解协议执行小组,主要工作就是在规定日期内完成董事会与高管层的重组。

据悉,新和解协议执行小组组成者为申楠、曹巍、李广勇三人。其中,整体执行负责人为申楠;中兴通讯董事会秘书曹巍则负责重组董事会;部分高管的解职工作则由李广勇负责。

有知情人士透露,之前曾代表中兴通讯与美国商务部沟通合规执行层面相关事宜的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徐慧俊,与负责运营的前高级副总裁黄达斌,已经从相关职务上离任。被任命为中兴通讯新党委书记是原非执行董事田东方。田东方与中兴的创始人、前董事长侯为贵都曾在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771所)任职,田氏之前还曾任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所长。

行业资深人士分析认为,此次大换血按照比较可行办法,相关替换应该主要在中兴内部进行,至于新任管理层是否符合未来企业的发展要求目前并不是最重要的考量。甚至不排除中兴在此次事件之后需要重新规划企业的发展方向。

上述人士表示,以尽快恢复企业短期内运行为目标的新管理层显然不适合中兴通讯长远发展,在此之后管理层势必再次调整,甚至引入外援已成为伏笔。

市值谁来托?

照目前趋势来看,中兴通讯市值狂跌已无可避免。

在其停牌之后,先后有多家券商及基金公司调整了中兴通讯的估值。从2017年基金年报数据来看,截至2017年底不少于646只基金持仓中兴通讯。在2018年基金一季报披露中,189只基金重仓持有中兴通讯。

按照中兴通讯停牌前的股价计算,可以估算出基金的持股市值超过100亿元。此前公募基金对中兴通讯普遍的估值区间是A股为20.04元至25.36元,但从今天的港股反应来看,25.36元的A股价格显然难以支撑。

有分析人士认为,缴纳巨额罚款、商誉受损、管理层彻底换血带来发展不确定性,这些问题如果都考虑在内,A股价格即便出现四个跌停也不一定会止跌。而在中兴通讯停牌前,曾有约40亿的融资盘被锁定,这部分融资盘如果没有及时降低融资负债被触发平仓,将会对股价带来进一步冲击。

从深圳南山区科技路15号的中兴通讯大厦,到华盛顿宪法大道1401号赫伯特·C·胡佛大楼美国商务部,未来10年或者更长时间内,这根相距1.3万公里的轴线将决定着一家中国此前最重要科技企业的命运钟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